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家电头条关注正文

产业链“跷板”效应重现:家电企业利润率齐降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7-09-03 浏览次数:8

 

当上游原材料周期股“风生水起”之时,下游企业的“日子”却不好过。

白马股与周期股不仅在二级市场上对手,在产业链上下游同样存在“跷跷板”效应,当各家周期股利润剧增的同时,位居产业链下游的家电业盈利能力随之削弱。

“大型家电企业对上游的溢价能力更强,往往也会享受更多的优惠力度,同时采购价格也会按照每月平均价格计算来平滑成本,所以对原材料的敏感度要低一些。”卓创资讯家电行业分析师高海静8月30日告诉记者。

即便如此,在钢材、铜、铝等原材料价格维持高位背景下,诸多家电类上市公司利润率也难免出现下滑,尤其是以“冰洗空”为代表的白电类企业。

Wind数据显示,除了青岛海尔(600690.SH)整体毛利率略有增长外,其余4家冰箱行业公司上半年销售毛利率均同比出现下滑,如海信科龙(000921.SZ)家电制造业务毛利率便从2016年中报的24.56%下滑至今年的19.97%。

对此,海信科龙中报指出,“受人民币升值以及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等不利因素影响,企业毛利空间受到挤压,公司毛利率出现同比下滑。”

需要指出的是,大宗商品6月至今连续反弹,部分原料价格已超越前期高点,而“冰洗空”经过3月上涨后,销售均价已经回落,家电企业又暂调价计划,成本压力相应持续存在,三、四季度的利润率降幅也将大于上半年。

龙头企业毛利率齐降

当拥有品牌、成本优势的行业龙头,利润率也出现下滑时,其他公司无疑更加难以幸免。

数据显示,上半年,青岛海尔电冰箱业务营收增长48.49%,同期成本则增长了51.06%,这使得该业务毛利率下滑1.15个百分点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,冰箱主要由压缩机、电机、注塑机、外壳构成,其中又分别对应着铜、钢、发泡料、塑料和冷轧板。

申万宏源研报指出,上述原材料成本中,塑料占最大比重,约为25%,钢材、铜材、铝材的成本占比分别约为15%、10%、2%。空调、洗衣机生产原料同样涵盖了上述几项,只是所占比例略有不同,如钢材便占洗衣机生产成本的35%左右。

另据申万宏源分析师刘迟到做出的敏感性测算,若原材料成本上涨15%,空调、冰箱、洗衣机的毛利率将分别下降6.3、5.7、6.9个百分点。

受到2016年原料价格基数较低的影响,“冰洗空”行业中报利润率均出现了同比下降,空调行业的两家龙头格力电器(000651.SZ)、美的集团(000333.SZ)也不例外。

中报数据显示,1-6月,格力电器空调业务毛利率同比下降1.89%,致使同期综合毛利率下降2.53%;美的集团暖通空调毛利率则同比减少3.39%个百分点,制造业毛利率同比下滑4.18%。

实际上,从2011年商品熊市开启后,白电龙头利润率呈逐步提升态势。Wind数据显示,格力电器2011年中报毛利率为15.51%,到2016年同期时已经上升至35.69%,但是受原料价格同比处于高位影响,上半年公司毛利率回落至31.94%。

而原材料涨价的冲击,并不只局限于家电成品,零配件类企业同样受到了一定冲击。

主营产品为家电制冷管路件的康盛股份(002418.SZ),上半年该项业务毛利率便出现了3.56个百分点的下滑。

“主业空调压缩机和电机的销量同比有较大幅度增长,及大宗材料价格上涨。”海立股份(600619.SH)解释营业成本变动时也指出。

只是,在高海静看来,大型家电企业对原料的敏感性算不上十分敏感,技术、品牌溢价、产品更新换代才是影响其盈利能力的关键,“只有当原料涨幅很大时,利润才会受到比较明显的冲击,届时才会选择调价。”

成本上行趋势难改

家电研究机构中怡康提供的数据显示,今年3月,白电行业曾集体调价,洗衣机线下销售均价从2352元上调至2619元,随后便始终保持在2600元附近。同期,冰箱销售均价则从高点3806元回到7月的3308元。

直至目前,虽然销售均价有所回落,大型家电企业仍未有所动作,但已有部分“成本驱动”更为明显的中小型企业做出反应,如宁波多家中小洗衣机企业便传出8月中旬调价的消息。

选择这一节点涨价,源于原材料价格6月份以来的连续上涨,使得本就有限的利润空间再次受到挤压。

“小厂家附加值更低,利润空间不是很大,对原材料的敏感性也更高,而大型家电企业调价则会考虑到自身行业的发展。”高海静指出。

她指出,从时间节点上看,即将进入十一消费旺季,届时厂家、第三方都会有促销措施,所以短期内很难看到集体调价的情况出现。

“因4月1日公司已对线下产品执行过涨价,所以暂时不会有别的举措去对冲原材料涨价的影响。另外,公司除了原材料还有一部分是采购零部件,零部件商也需要承担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压力。”老板电器(002508.SZ)近期接受机构调研时表示。

老板电器证券部人士8月31日介绍称,公司所用原料大部分为“即用即买”,如钢材便采购自宝钢,但是相比于其他行业,采购量并不算突出。

她指出,考虑到资金占用等因素,公司不会准备大量的原料库存,所以会受到成本端价格波动影响,“4月已经上调了5%,除了新产品上市可能会上调外,预计年内不会再次调价。”

家电产品端涨价短期难现,而成本端却在不断抬高。尤其是6月份开始,钢材、铜材价格出现连续反弹,并创下年内新高。

“之前就比较看好四季度的价格表现,结果在环保风暴的刺激下,打破了原有的供需平衡,使得三季度基本金属表现超出预期。”有色金属行业专家景川8月30日表示。

他认为,支撑大宗商品上涨的逻辑还未改变,新的供需平衡关系也未建立,所以工业原料价格易涨难跌。

即使部分家电企业前期以消费低价库存为主,未来采购成本也将相应攀升,而6月至8月原料端上涨的影响,在三季度、四季度时便会有更为明显的体现。

加上零部件企业同样存在成本压力,家电企业若想控制成本,只能从内部削减销售、管理费用,但是这部分“硬性成本”的压缩空间相对有限,更为有效的方法则是向终端传导,只是“调价窗口”何处开启,尚不得而知。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